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我的小木屋

Le 13 novembre 2017, 03:35 dans Humeurs 0

在我下鄉插隊落戶,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兩年中,一直住在民兵排長家隔壁的那間木板房小屋裏。

 

在僅靠水塘的右側土坡上,有一段用大卵石和青石板碎塊構築的臺階,沿著這段斜土坡,走完這十幾步的臺階,穿過一個只有半邊門框扇的大木門,(這樘大木門,在我的記憶中,似乎從來就沒有關過)進門以後就能看到院落裏有將近四十平方米不規則的大小石板鋪就的小天井地坪面。是房主經常用來作為翻曬農作物用的嗮壩。

 

嗮壩旁邊的周圍,有幾顆兩丈來高的大桉樹,我們利用樹幹為中心,把從稻田裏收回來的幹穀草,一層又一層、一圈又一圈地堆放在樹幹的周圍,堆積成五六米高的稻草堆,這些幹穀草拿來做燒水煮飯的燃料。這些幹穀草經過燃燒後所形成黑灰色的粉末,也就成為我們常說的草木灰,這種草木灰是農作物生長所必備的肥料。每年農曆春分節以後,這些草木灰就是我們社員向生產隊做投資的肥料。年底根據各家各戶投資草木灰的數量進行結算分紅的。

 

嗮壩的中間還長著一顆五六米高的李子樹,在李子成熟的時候,我們經常拿著一根長竹竿,悠然自得地敲打著結著李子的樹枝,這位民兵排長那三個孩子,圍在樹下轉著圈,蹲在地上爭著搶著,把掉落在地下的李子撿起來,一個勁地往衣服包包裏揣,往各自的嘴巴裏塞,看著孩子們一邊橫擦著黑黢黢的鼻子,一邊不顧一切蹲在地上,撿著掉在地上的青皮李子,一邊還不住地往嘴裏塞,那幾幅天真無暇的淘氣樣,我們不由得哈哈大笑。

 

這個院落的房屋佈局呈Г字型,用穿逗式圓木框架結構連接而就,它的西南角是我的廚房,廚房裏面非常陰暗潮濕,一般生人來到這兒,剛進門都會明顯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必須要用手扶著門框。站在門口原地不動,稍微穩定一會兒之後,才能模模糊糊的辨別出廚房裏的大致陳設。原來的房主人在靠近灶台的地方,放著一張非常矮小的小長條桌子,權當是我的飯桌。飯桌旁還有兩三個水桶般大小的樹墩,就算是我們吃飯時坐的木蹬子。還有一個占地面積超過兩平方米的大灶臺。緊挨著這個灶台前面的,是一個用青石板砌成的長方體大水缸,這個水缸的容積很大,一次能裝滿5擔水。水缸旁邊的牆板上掛著挑水用的一副扁擔。僅靠著這個水缸的小柴門左側,擺放著挑水用的一雙木桶。我每次挑水都是挑5擔水,這樣在通常情況下,我可以連續用三到四天。穿過那個小柴門,就可以看到沿著小木屋外牆斜靠著一捆又一捆的幹椏枝柴草。

告別冬眠期的肌膚暗淡的小方法

Le 10 novembre 2017, 08:06 dans Humeurs 0

天氣轉冷,冬日已至,你發現自己的情緒不自覺地愈發低落,並因此而氣色晦暗,整個人缺乏光彩?究其原因,此時的你已進入情緒的“冬眠期”,而這一切都是陽光在作祟!來吧,我們告訴你如何做情緒和肌膚的主人,讓冬眠期的肌膚告別暗淡,picoway第2代皮秒激光去斑唔同舊式激光,利用picoway去斑,唔會係皮膚表面造成傷口,過程完全唔痛,所以做完之後唔怕因爲結焦而唔見得人。除左去斑,仲可以激活膠原再生,宜家Perfect Medical 提供免費體驗,有興趣嘅可以上官網睇下呀。

  情緒冬眠科學解讀

  1、抑鬱為什麼愛冬天?醫學和心理學研究顯示,節氣變化對人的情緒具有明顯的影響。進入冬季,人體接收的紫外線照射減少,大腦內分泌的褪黑激素增多,從而抑制 “情緒穩定劑”的合成,直接或間接導致抑鬱情緒產生。據統計,加拿大每年冬季患抑鬱症的人數高達80多萬,法國巴黎也有將近20%的人在冬季出現抑鬱情緒,picoway第2代皮秒激光去斑唔同舊式激光,利用picoway去斑,唔會係皮膚表面造成傷口,過程完全唔痛,所以做完之後唔怕因爲結焦而唔見得人。除左去斑,仲可以激活膠原再生,宜家Perfect Medical 提供免費體驗,有興趣嘅可以上官網睇下呀。

  2、壞情緒如何謀害好皮膚?當皮膚遭遇情緒冬眠期,會令神經內分泌功能失調,使上皮細胞合成過多的黑色素堆積在皮膚細胞中,膚色自然變得灰暗無光。

  情緒的“冬至”正謀害著肌膚?你是否知道情緒冬眠症候群也可劃分為“主動型”和“被動型”?你屬於“主動冬眠”還是“被動冬眠”?讓BAZAAR帶你走出陰霾,重新拾起陽光情緒與活力,picoway第2代皮秒激光去斑唔同舊式激光,利用picoway去斑,唔會係皮膚表面造成傷口,過程完全唔痛,所以做完之後唔怕因爲結焦而唔見得人。除左去斑,仲可以激活膠原再生,宜家Perfect Medical 提供免費體驗,有興趣嘅可以上官網睇下呀。

  佰草集迷迭香芳香精華油:只需2-3滴精華油,點燃蠟燭催化,深深吸入芳香的氣息,緩和寫作緊張情緒。

對石磨再也熟悉不過了

Le 7 novembre 2017, 05:55 dans Humeurs 0

記得小時候,當時八十多歲的二奶奶時常讓我們幾個夥伴猜一個謎子,就是“上是岩,下是岩,中間縫裏白鬍子老者跳出來”,其實謎底就是講的石磨。

 

我家和二伯家原來共住一幢木房,有一臺石磨,它就在擺在堂屋上方,因堂屋是兩家共用的,因此石磨也是共用的。這臺石磨直徑大約八十公份,青石岩做成的,重量約一百多斤,石磨就擺在由幾根杉木做成木架子的中間,木架做得很結實,上面的那扇石磨旋轉,木架子一點也不會發生抖動,石磨雄糾糾地立在堂屋上方,每年它做的勞動最多,我們兩家所有需要磨碎、磨細的包穀、小麥都要通過它磨成細粉,有時也用它推點黃豆、大米。石磨基本上包攬了全部加工任務。 推磨時,磨搭勾手柄要套在從房梁垂下來的兩根用棕繩做的扣上,磨搭勾頭光滑的軸插入磨子上邊一扇的木把上,人站在磨搭勾後面,雙手抓住手柄做一推一拉重複動作,石磨在磨搭勾的作用下,作圓周運動,通常,需要一個人拉磨,一個人添料,因為只有不斷地從磨眼裏添加包穀子、小麥等,這樣磨的時間才快,如果一個人磨,推幾圈停下來,人走到磨前添料,再回到原地拉磨,所以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而且速度也慢,拉磨的人力氣不大是根本推拉不動石磨的。平常都是母親一個人推磨,有時哥哥們在家,哥哥們幫著拉磨,母親添料,那時凡是勞動力白天要參加隊裏的勞動,只有出工前天不亮磨上一會,隊長喊出工了,就停下來,中午回來時繼續推磨,為了不影響白天掙工份,每家都利用晚上推石磨是經常的事情,童年的每天淩晨或每天的晚上,石磨發出的隆隆聲音,此起彼伏,常常把我們從甜甜的睡夢中吵醒,但我們卻一點也不覺得煩燥,因為石磨在轉,我們的肚子就不會挨餓了。每家在家做飯的人,每天需要用拉磨的時間非常多。不知從什麼時候,我也跟著學會了拉磨,大約是在好幾次的訓練中,我才掌握了要領,調整好步點和姿式,學會了拉和推的技巧,伴隨著隆隆的聲音,看著包穀面從兩塊石頭中間像牙齒一樣的縫隙裏灑下來,我心裏別提是多麼高興了,因為我也可以幫助大人們做點家務活了。

 

農村中的各種活兒,日復一日,月複一月,年復一年,雖然每天做的事情略有些變化,但從總體上來看都差不多,都是隨著季節的變化和天氣的陰晴雨情況來決定。石磨作為家中的大功臣,永遠有都有磨不完的東西,如果碰到過年過節,它還是最忙的,推了黃豆,再推糯米,推了糯米再推包穀,那時磨豆腐,先要將豆子用清水淘洗幾次,讓飄在水上面的糠或殼倒去,然後用清水泡一會,推豆子時,把黃澄澄的豆子添到磨眼裏,便開始推磨,時不時在磨眼裏加些水,如此反復再三,磨出細碎、黏稠的豆漿,用來接豆漿的簸箕裏要時不時用鐵勺子將豆漿鏟掉一些到水桶裏裝著,如果裝得太滿,會溢出簸箕流到地上造成浪費。

Voir la suite ≫